新闻是有分量的

每天亏200万,加盟商退网退钱,这家快递公司能撑过去吗?(2)

2019-03-31 23:25栏目:财经
TAG:

对于现场的加盟商来说,相比于国通未来的命运,他们更在意何时能退款。“我们已经在这边等了几天了,接下来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如果实在没办法,我们也只能去寻求政府与社会的帮助了。”上述来自国通的加盟商对记者说。

对此,胡永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诺:“国通不会欠加盟商钱,会按照合同,最晚在加盟商退网3个月时把钱结算给加盟商。”

国通高层称将推转型新项目

对于近日网传的消息,卢红彬表示消息不实,目前只是因为转型需要,而进行的业务与人员调整,并不存在“停运”一说。

而对于办公室楼下所发生的一切,胡永卫也没有避讳。在他看来,近几日到总部退网的加盟商相较于国通数千个网点总数来说,只是一小部分,并不会对国通业务造成太大影响,之所以没有很直接地回应外界传言,主要是因为当前正处于国通转型阶段,转型成果未到合适的公布时间。

每天亏200万,加盟商退网退钱,这家快递公司能撑过去吗?

仓库(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星平 摄)

事实上,近几年,随着快递行业竞争加剧,市场逐渐被头部企业占据,二三线快递企业生存空间在逐步缩小。为了突围,不少快递企业在去年也纷纷公布自己的转型计划。国通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且在2018年就有了转型的想法。记者在国通总部大堂门口正前方的墙上看到一块牌子,上面写着“2018国通快递重新起航了!”

“我们也从前期的亏损总结出来,现在行业的发展,加上通达系的规模化,国通想跟这些企业或者是电商巨头竞争是很难的,所以我们决定放弃之前的业务,转型重新开始。”胡永卫说。

每天亏200万,加盟商退网退钱,这家快递公司能撑过去吗?

国通总部大堂的加盟商(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星平 摄)

据胡永卫介绍,国通目前转型的方面主要有四个:一是从源头出发,与大B端的项目客户合作,目前已经在广东省开始试点;二是在快运业务上用价格体系设置产品定位,通过首重派费的设置卡住薄利但成本过高的产品;三是将业务重点转向仓配,即城市配送,目前公司已经与几家大的电商平台进行洽谈对接;四则是打造最后一百米社区,胡永卫表示,末端一百米的配送、管控都是公司接下来的重点业务,预计2~3个月以后会有产品进入测试阶段。

当记者问及为何转型开拓新业务需要停下旧有的业务时,胡永卫表示主要是因为成本问题。“我们每天亏损200万元,总共亏损数十亿元,停下来就是节约成本。”胡永卫说。

深度融合大股东成最后出路?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国通快递第一次面临经营危机。自诞生以来,国通的发展之路就可谓坎坷,多次面临欠债、高管换血危机,而这次显得尤为棘手。

快递行业专家赵小敏表示,他对于国通的判断一直没有变,就是国通快递要与其股东红楼集团旗下的产业尤其是兰州民百的优质资产进行对接,从商贸业务切入,在局部领域打造竞争力。

每天亏200万,加盟商退网退钱,这家快递公司能撑过去吗?

财务中心(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星平 摄)

公开资料显示,红楼集团是一家集零售百货、专业市场、精品一分快三以及电子商务等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集团。2012年,红楼集团董事长朱宝良强势接盘几经易主、债务缠身的CCES(大发排列3希伊艾斯快递有限公司),更名国通快递,借着红楼集团的优势,国通一直拥有着通达系等快递公司曾相对欠缺的百货、商贸资源,却在后续战略布局中白白贻误战机。

赵小敏坦言,国通早在两年前就应该和大股东上市公司的商贸产业深度融合,耽误了两年,现在再做这个业务国通的优势已经不够明显了,并且商贸零售领域的空间也正在缩小。

每天亏200万,加盟商退网退钱,这家快递公司能撑过去吗?

财务中心工作人员在工作(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星平 摄)

在通达系、顺丰等快递公司上市之后,行业的竞争冰火两重天。2019年仅过去三个月,就有全峰、如风达等曾风光一时的快递公司黯然离场。优速快递董事长余联兵在2019开年高呼“寒冬下活下去是最高目标”,老牌快运公司安能则在2月19日“壮士断腕”,全面砍掉了曾被寄予厚望的快递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