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垃圾分类 农村为何比城里还时尚!

2019-05-29 09:48栏目:商业时尚

北极星固废网讯:习近平总书记去年11月在大发排列3考察期间,把垃圾分类工作定义为一种新时尚。如今,这一新时尚在我市城乡已蔚然成风,尤其是农村垃圾分类工作,推进速度之快、覆盖面之广,令人刮目相看。

垃圾分类看似小事,实则关乎生态文明建设大局。在2019年全市城建城管工作动员大会上,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明确要求攻克城市治理顽疾,有效突破包括垃圾分类在内的几大难题。

南京2000年就成为全国首批8个生活垃圾分类试点城市之一,2017年又被列入全国先行实施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46个城市之一。但垃圾分类起步最早的城市居民小区,却因居住群体构成复杂、流动人口多、分类垃圾桶投放受空间限制等因素影响,在拓宽覆盖面、提高居民参与率等方面亟待更多探索与创新。

而去年全市全面推开的农村垃圾分类工作,到当年底已有600余个行政村启动,今年100%行政村将实现垃圾分类,八卦洲街道甚至仅用两个多月时间就完成了全域垃圾分类。这一波的时尚潮流,“乡下”着实走在了“城里”前头。

农村地域广阔,住宅较为分散,一直以来随意处理垃圾是普遍现象;当下农村常住人口以老人、妇女居多,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垃圾分类相关知识学习接受起来较难……缘何看似基础薄弱的农村,垃圾分类工作却能推进得如此之快?记者近日探访一座座村庄,试图解锁南京破题农村垃圾分类的“密钥”。

“两次四分法”,解决“不会分”

垃圾按照辨识特征分为“可烂”和“不可烂”,简单分类逻辑让村民愿意听、听得懂、好操作。

“生活垃圾分类在城市还没做好呢,农村分它干啥?”“垃圾分类虽然好,但不知道怎么分啊?”……农村垃圾分类启动之初,“不愿分”“不会分”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浦口区星甸街道后圩村,一场“河道保卫战”拉近了垃圾分类宣传员和村民的距离。去年6月,垃圾分类运营企业南京志达环保公司组织大学生志愿者清理该村的河道垃圾,一天时间,一条数百米长的河道告别了“脏乱”,全村人都看在了眼里。

“村民愿意坐下来了,和我们聊了十来分钟,垃圾要分哪几类、分类有什么好处基本都明白了。”志达公司的陈硕说,此后再开展宣传就变得容易了。仅今年以来,星甸街道13个行政村就开展入户指导、集中培训、广场活动等各类宣传活动300多场。

在高淳区淳溪街道南塘村,吴桂香家的垃圾分类做得相当好。“剩菜剩饭会烂的,要放在绿色的可烂垃圾桶里;餐巾纸、尼龙绳这些不会烂的,要放在灰色的不可烂垃圾桶里。”只用两句话,她就把农村垃圾分类的要义讲清楚了。

南塘村党总支书记吴鹤年介绍,每个农户院门口统一配置了一组共两个垃圾桶,村民只要按“可烂”或“不可烂”分两类投放即可。保洁员每天挨家挨户上门收运时,再将“不可烂”垃圾按可回收物、有毒有害垃圾、其他垃圾进行二次分拣。

和南塘村一样,我市农村目前普遍推行垃圾分类“两次四分法”。针对村民的生活习惯和认知水平,首先引导农户按照“可否腐烂”这个容易辨识的特征初次分两类投放,再抓住保洁员这个“关键少数”,接受系统培训后,对农户提交的“不可烂”垃圾进行再分类,确保农村生活垃圾从源头就准确分为“可烂垃圾、可回收物、有毒有害垃圾、其他垃圾”四类。

“积分榜”激励,解决“愿意分”

农村是“熟人社会”,村民对正面激励和荣誉奖励比较敏感,垃圾分类从“推着走”逐渐过渡到“主动干”。

一年前,溧水区石湫镇上方村葫芦坝自然村启动垃圾分类时,村口就竖起了一块“积分榜”。保洁员每天上门收运垃圾时,同步检查村民垃圾分类投放情况,并打分登记。每户每天最高分为4分,每个月统计各户的总分公布在“积分榜”上,垃圾分类做得好不好,一目了然。

积分还可以兑换物品,30分换一包抽纸、50分换一支牙膏、70分换一瓶料酒、95分换一卷保鲜膜等。假如一户村民每天坚持准确分类,一个月就能获得120分。“虽然是小小奖励,对向来勤俭节约的村民来说却是大大的激励。”垃圾分类运营企业南京港城保洁公司总经理芮军说,一开始分类的时候,村民也觉得有些难、挺麻烦,但几个月下来就养成习惯了,而且分类准确率不断提高。今年元月,总分90分以上的农户超过了70%。

浦口区永宁街道大埝社区将675户村民分成6组,每组安排一名督导员和一名保洁员,按满分10分,分“优、一般”两个等级,每天对村民垃圾分类情况进行检查评比,每月公布结果并可用积分兑换日用品。